*ST索菱董事長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買倒虧23萬還

  上市公司高管的關系網正在成為滋生內幕交易的溫床。這次,涉案的上市公司董事長忙著談收購,弟弟卻提前向牛散朋友泄露消息。最終,并購案的中途夭折,反而讓內幕交易者“白忙活了一場”。

  日前,貴州證監局披露一則內幕交易的處罰決定書顯示,80后炒股牛散借助上市公司*ST索菱(002766)(維權)董事長弟弟的人脈關系,提前套取了公司并購重組的內幕消息,并利用4個關聯賬戶進行內幕交易。

*ST索菱董事長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買倒虧23萬還

  不過,沒講好故事的并購案被中止,股價的表現也沒有讓內幕交易人從中獲利,最終這位散還是以虧損23萬代價黯然退場,還收到了證監局20萬罰款的罰單。

  值得注意的是,這位被親屬泄密牽連的上市公司老板早已麻煩纏身。去年開始,董事長因7億元預付款問題深陷掏空企業的質疑聲中,公司債務糾紛不斷并遭證監會立案調查,上市股票也處于退市邊緣。

  并購案提前泄密

  內幕交易者不賺反虧

  很多炒股專業戶覺得,可以通過強大的人脈網絡套取內幕消息,尤其是上市公司并購這樣的實質性利好,一筆投資下去,往往可以賺到數倍收益。上述處罰書中涉及的內幕當事人吳某正是這樣的股民。只不過,劇情真實的走向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

  2017年4月20日,*ST索菱董事長兼總裁肖行亦與深圳帝顯電子董事長陳某洽談項目并提出并購意向。受高管哥哥的委托,蕭某和另一家投資公司前海鼎峰投資總經理同去調研,并在次日向董事長匯報情況。2017年5月15日,*ST索菱開始停牌。

  2017年5月26日,*ST索菱與程某簽訂《并購框架性協議書》,確定收購帝顯電子100%股權,交易對價不超過7.35億元。不到兩個月,這項收購計劃被上市公司放棄。2017年8月15日,*ST索菱股份復牌。

  在這一過程中,內幕交易人吳某以朋友見面通話為由,先后在4月22日和5月9日,和知情人蕭某進行聯絡,并掌握了上述并購計劃的核心信息。

  隨后,吳某在停牌前通過4個交易賬戶開始大量交易*ST索菱的股票。據資料顯示,從2017年5月2日開始大量分批買入股票。累計賬戶買入38.57萬股,買入金額超過1286萬元。

  不過這筆內幕交易投資,最終由于并購計劃的失敗而導致吳某反而虧損超23萬元。數據顯示,2017年5月2日,*ST索菱股價當日最高16.79元,而到8月15日復盤后最低15.11元,區間跌幅超過10%。

*ST索菱董事長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買倒虧23萬還

  證監局方面認定,在內幕信息正式公開前,吳某控制四個賬戶進行集中交易,資金變化、賬戶重啟時間與內幕信息的時間基本一致,且吳某本身和知情人董事長弟弟蕭某聯絡頻繁,涉案股票時間與獲悉內幕信息時間基本一致,可以認定其為內幕交易行為。

  最終,貴州證監局對內幕交易當事人吳某處以20萬元的罰款。

  所涉公司董事長麻煩纏身

  7億預付款謎團起爭議

  弟弟涉嫌泄露內幕消息,作為哥哥的董事長肖行亦本人處境也并不樂觀。

  去年年初開始,索菱連續、頻繁向隆鑫塑膠、創輝達電子和銳科塑料等公司以代理采購的名義支付“預付款”近7億元。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末,*ST索菱預付賬款、其他非流動資產期末余額分別為3.97億元和3.53億元,較年初增長461.18%和7601.48%,原因為支付材料采購款和設備采購款增加所致。

  不過在這筆接近7億元的預付款數額巨大、形成缺乏合理性,也引起了一波市場的質疑。有資料顯示,上述供應商隆蕊塑膠的關聯客戶企業深圳索菱,其唯一股東正是董事長肖行亦。而另一家供應商輝創達電子雖然拿到了2.17億元代理采購設備款,卻并沒有代理進口資質,并在當年10月份注銷公司。

  一系列謎團,也讓身為*ST索菱實控人的肖行亦被質疑涉嫌“掏空上市公司”。據21世紀經濟報道,索菱股份二股東中山樂興已經向深圳證監局寄出了舉報材料,其認為“索菱股份實控人肖行亦涉嫌損害公司利益、職務侵占”。

  上述報道稱,中山樂興在舉報材料中指出,肖行亦在掌控索菱股份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在九個月內以“莫須有”的預付款,無償向其親屬實際控制的關聯企業累計提供資金近7億元。此外,肖行亦還采用暴力手段搶奪公司公章,并辭退中山樂興委派在上市公司的三名高管。

*ST索菱董事長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買倒虧23萬還

*ST索菱董事長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買倒虧23萬還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ST索菱董事長弟弟泄密:80后牛散狂買倒虧23萬還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